雅克·貝漢、陳曉卿、範立欣、梁碧波、彭輝……昨日,這群中外紀錄片大師齊聚蓉城,參加第五屆亞洲陽光紀錄片大會,本屆大會將持續到21日。
  法國陽光國際紀錄片大會(Sunny Side of the Doc,簡稱SSD)在世界紀錄片界享有極高聲譽,自1990年創辦以來,為製作、發行及投資機構提供了交流和合作平臺,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紀錄片領域專業盛會。2010年,SSD創辦了亞洲陽光紀錄片大會,目前已在香港、首爾、東京以及吉隆坡4個城市成功舉辦4屆。
  今年,第五屆亞洲陽光紀錄片大會首度進駐中國內地。大會主辦方之一、中國廣播電視協會紀錄片工作委員會秘書長趙捷介紹,希望通過這次大會為中外紀錄片提供一個橋梁,一個交易的大市場,在這個平臺上,眾多國外紀錄片作品將有望在中國找到合作推廣伙伴,同樣,也不乏眾多國外發行機構帶著資本進入中國,購買更多的中國本土佳作。在他看來,資金、作品的流通也成為本屆大會的關鍵主題,“將國外的好故事、好內容帶到中國,把中國的好故事講到國外。”
  之所以選擇在成都舉行,承辦方之一的成都廣播電視臺相關負責人程柳認為,首先是成都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能讓紀錄片創作者有靈感;另一方面,以梁碧波、彭輝等蜚聲中外的紀錄片導演為代表的成都紀錄片製作團隊實力雄厚,他們的作品早已在很多國家的主流電視臺播出。
  成都商報記者 邱峻峰
  昨日,在第五屆亞洲陽光紀錄片大會上,《舌尖上的中國》總導演陳曉卿在央視紀錄片推介展位邊被記者堵截。《舌尖1》播出後大受好評,《舌尖2》也被眾多吃貨網友們心心念念,網上不時傳出將要播出的消息,又屢屢被否。昨日陳曉卿依然表示目前沒有確切的播出時間,但應該是“很近很近”的近期,“電視臺要根據自己的計劃來安排。”陳曉卿還親自放映《舌尖2》的片花,從片花來看,《舌尖2》把美食拍出公路片、懸疑片等風格,陳曉卿說,他要用食物來講“更強大的故事。”
  記者:對四川美食是什麼印象?你拍的美食你吃過嗎?
  陳曉卿:印象就是好吃唄。我都吃過,只要攝製組沒把它們吃光。
  記者:《舌尖2》有哪些四川元素呢?
  陳曉卿:有四川的蜂蜜,還有紅油(辣椒油)等,我們去成都南邊的城市拍養蜂人,一直追蹤拍到甘肅的一個牧場,花了70多天時間,這是一對追逐花期的夫妻,我小時候看過這樣的游牧式採蜂蜜的人。
  記者:《舌尖2》比起《舌尖1》有什麼不同?
  陳曉卿:除了更多的美食,我們還通過食物來展現更多的中國社會和對此的思考,我們的故事更強大,譬如之前提到的釀蜜夫妻,他們從哪兒來,要到哪兒去,看起來比較有哲學的意思,現在有機會把這個事情拍出來,通過食物展現出來,其實也是一種思考個體命運的方式。他們自由地生活,比食物帶來的東西更多。比如拍攝中,我們瞭解到要割出1公斤蜂蜜,蜜蜂需要飛行200萬次。蜜蜂非常辛苦,帶著蜜蜂遷徙的養蜂人也非常辛苦,但反過來一想,我們許多人不是一直很羡慕這樣自由的生活麽?
  記者:聽說《舌尖2》比《舌尖1》更有性格了?
  陳曉卿:《舌尖2》每一集的風格都非常突出,剪輯很精細,比如某一集用家庭倫理劇的方式講述,另外一集看起來更像公路片。之所以用獨立風格講述每一集故事,是因為《舌尖2》片體非常大,單位時間內的信息量很密集,每集獨立成片觀眾更容易接受。
  記者:《舌尖1》最高收視率接近《故宮》,被賣到世界各地,《舌尖2》能賣出多少,有壓力嗎?
  陳曉卿:壓力不太有,還好,片子賣得好壞跟導演無關。我唯一可以撈到的好處就是有許多片商找我吃飯,讓我把片子賣給他,不要賣給別人。另外,3個月前我參加新加坡一個紀錄片節,片子3天賣了35萬美元,這個成績對於紀錄片來說還不錯。
  記者:《舌尖2》播出時間為什麼改了又改?
  陳曉卿:這並不是我定的。一個節目什麼時候播出,電視臺會考慮更大價值來決定,節目不是春晚,必須在那個時間播。
  陳曉卿公佈
  《舌尖2》片段
  “功夫片”
  在講述刀功的片段中,一個老人彈著琵琶,急促的琴聲中,刀功精湛的廚師們舞動手中的刀具競技,蘿蔔絲細比髮絲,琴聲、刀聲互相穿插,仿佛如十面埋伏般緊張。最後一刀切完,琴聲停止,廚師拿起蘿蔔一抖,柱狀瞬間變成了一幅絲絲相連的畫捲。
  “哲學片”
  養蜂人在一片片蜜蜂紛飛的花田中生活和追逐,男女主人公從採蜜、收集蜂蜜,再到用蜂蜜烹調美食,用蜂蜜入食材,燒出的肉金黃軟嫩,片段中顯示,這是“最辛苦的工作,也是最甜蜜的工作。”片中兩口子最後說:“四川的耙耳朵,還是有一定好處呀。”
  成都商報記者 曾靈
  本次大會可謂大師雲集。以《遷徙的鳥》、《喜馬拉雅》、《微觀世界》“天地人”三部曲以及《海洋》聞名全球的法國紀錄片導演雅克·貝漢,《舌尖上的中國》導演陳曉卿,首位獲得美國艾美獎最佳紀錄片獎的中國導演範立欣,擔任多個國際紀錄片節評委的資深紀錄片導演梁碧波都將參與本屆大會。
  雅克·貝漢
  將和央視合作
  昨日下午,作為央視紀錄片頻道的藝術顧問,雅克·貝漢在央視紀錄片推介會上稱,自己將和央視合作,拍攝一部動物在夜間活動的紀錄片,這也是首部關註動物在夜間活動的紀錄片,題材很新穎。雅克·貝漢說,一般拍攝動物題材的紀錄片,都是在白天,但是,在非洲一些國家,因為白天太熱,一些動物很少在白天活動,反而在夜間出來覓食,他們在拍攝時,也採用了用自然光源即只靠月光來拍攝。
  梁碧波
  看好紀錄片市場
  昨日,成都本地資深紀錄片導演梁碧波接受了家鄉媒體的採訪。梁碧波曾在多個國際紀錄片大會擔任評委,他告訴記者,在文化大城市成都舉行的亞洲陽光紀錄片大會和其他會議最大的不同在於“其他會議都是面向過去,而這個會議是面向未來。”他解釋,這個會議主要是提案的買賣,“你去跟投資人講你的拍攝提案,別人喜歡就給你資金去拍攝。”他表示,目前在會上已經有好幾個提案達成了合作意向,“一個故事講的是廣東一個女孩愛上一個非洲小伙子,不顧家人的阻擾執意去非洲與他成婚的故事,已經有投資機構了,拿了錢就可以跟拍到非洲去。”
  他表示,目前關註中國現實和當下的紀錄片比較主流,“關註當下中國人在想什麼,在做什麼。”這也是目前紀錄片的趨勢———“關註當下”。他對目前紀錄片市場很看好,繼上世紀90年代紀錄片大繁榮後,“現在我們正處於第二波繁榮浪潮的起步階段。”他告訴記者,在成都他在拍攝《二環路 同心環》等題材,對此次成都的紀錄片《絲綢之南》也很關註。“人才斷代比較嚴重,因為過去10年國內紀錄片就可以說是沒怎麼發展,市場一年才15個億,導致了很多年輕人的流失,但現在無疑又開始熱鬧了,現在是第二次浪潮的起步階段。”
  成都商報記者 曾靈 邱峻峰  (原標題:吃貨等得心焦:《舌尖2》到底好久播�
創作者介紹

maya

hr26hryzz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